Searching...
Close search window

Search results for: [ ] You may continue typing to narrow your search


站立生活

——能够重新用自己的腿站起来的感觉很好;现在我每天至少要站立一次,每次站6、7分钟。Valter自豪而满意地说。这或许是很平常的事情,但是他的妻子证明了Valter的站立有多大的好处,其意义有多大。她觉得这有点令人难以置信。

——当Valter站立并伸展肢体时,Maibritt Carlsson感到很吃惊地说,我不解他为什么站立得这么好,他通常是无法站立的。

对Valter进行过治疗的瑞典Nässjö理疗师Fredrik Bredberg说,目标是要尽可能地让病人活跃起来。但是找到安全、有效且能够让病人活跃起来的解决方案并非总是很容易。除了辅助设备最好要满足所有这些条件之外,您还应当准备随病人的机能水平而改变辅助设备,而病人的机能水平既有可能向好的方向、也有可能向坏的方向变。例如,Valter的运动技能有一阵比较差,需要使用病人移位机来转运他,但是在他的力量恢复一些后,Fredrik寻找了一种更积极的辅助设备。

卧床数月

——Nässjö的理疗师Fredrik Bredberg说,许多病人会被迫躺数月或数年。在他们没有负重,也没有活动地躺着的每一天,其关节、韧带和肌肉的机能都在下降。研究表明,通过站立,身心健康都会受到积极的影响。从身体上说,血压、肌肉、关节和肠胃机能都会受到积极影响。

——Fredrik对站立的心理意义评价说,您自己都可以想象始终躺着和有时站立的人的生活态度的差别。

——Fredrik Bredberg说,我们最初试过一种行走辅具,但是Valter在试着站立或行走时,总要向后倾。

Valter 像这样向后倾斜时,他自己无法保持平衡。他行走时,别人,主要是家庭助理,会护着他。然后将行走助理换成了转台,但是遗憾的是,其使用效果也不佳。

——理疗师Fredrik Bredberg说,我还感觉到,它让Valter变得更加迟钝得多。但是遗憾的是,那时我们没有别的办法。

在尝试过行走辅具、转台和行走桌都无功而返后,家庭助理发出了最后通谍:他们要求使用一种能够挽救他们的背部和手腕的辅助设备;他们不能为了让Valter变得更积极而牺牲自己的健康。他们希望重新使用病人移位机。

站立真好

但是Fredrik想寻找另外一种解决方案,因为使用合适的辅助设备,Valter会变得活跃得多。他最后找到了一种可能可行的办法。他找到了一种辅助设备,他认为可以将其作为Valter和处于类似情况的其他病人的答案。

——Fredrik说,在第一次将在RollOn中站立时,我和Valter都有点没把握。Fredrik回忆说,但就在他用自己的腿站起来,感到自己安全、稳定地站着的那一刻,他的面部表情变了,当他能够用站立姿势观察房间时,他放松了,笑了。

Valter在RollOn中站立时,设备的设计可以帮助保持双腿直立,而座架能够保证他的安全,没有跌掉的风险。正是这些功能让Valter自己站立而没有任何问题。Valter话不多,因为他由于中风而伴有失语症。但是对于使用该起立支撑设备站立的体验,他只有好话可说。

——Valter 解释说,感觉很好,我感觉到这对肌肉有益处。这对家庭助理也有益处。他们可以帮助我起立,然后我可以自己站立,这时他们可以做整理床铺等事情。

Valter现已使用RollOn数月。Fredrik目前只是向Liko借来了该工具,因为它非常新,还没有列入产品系列中。为了进一步评估功能,他想在更多病人身上测试该设备。

但是家庭助理们坚决反对。

——来自Nässjö家政服务机构的Ros-Marie Krantz说, 我们拒绝,我们说:“您不能采用它。”

——Fredrik Bredberg总结说,他们所说的话正好反应了此产品的优良之处;它像一种介于移位机与助步架之间的产品,能够起到让病人活跃起来的作用,同时也是一种出色的工作辅助设备。

从一开始,心里要装着我们的产品 使用对象就是我们最重要的指导原则。我们的概念体现了我们从事日常活动的远景目标——始终不渝地改善全球病人和护理人的生活质量。